maxresdefault.jpg

 
記得很清楚,今年七月七號,「我的蛋男情人」在中影舉行後期定音會議——因為那天正好是尼伯特颱風襲台前夕,隔天週五放了颱風假(還能多一天苟延殘喘再開工)。原本覺得「蛋男」這個片名好怪,而且當時連導演傅天余是男是女都不知道,但在會議看片的當下就蠻感動的,會起雞皮疙瘩的那種。
 
初次看片的感受,是王家衛「重慶森林」對愛情保存期限的思考,加上了伍迪艾倫「性愛寶典」逗趣的精卵布偶裝。「新鮮 v.s. 冷凍」是電影一直討論的重點,理所當然地也涉及到了愛情的「保存期限」,這個概念乍看之下不是什麼新意。反而讓人眼睛一亮,感到有趣的是導演發展出了「梅寶、阿始」與「蛋男、蛋女」兩組平行的角色,相互對照,而且人卵間有著隱隱的心電感應(實在賺人熱淚,儘管有時這個設定似乎太過方便)。
電影裡讓我特別有感覺的是對於感官,以及生而為「人」的描寫。
 
電影之中,凍卵中心冷凍槽的一角似乎能讓精卵和外界連結(場景好似細胞膜一樣),真實世界的光影在薄膜上閃動。蛋男就在這個奇妙的空間,以最純粹的心靈感受出生的世界——吹撫在臉上的微風、街頭的各式聲響聆聽、瑜珈時的靜心與肢體伸展——從這個充滿有機感官的空間,慢慢體會學習「人」是怎麼樣的生物。這個空間也像要開啟觀眾身上各個感官:我在母體內是如何在羊水中聆聽的?我還是嬰兒時是怎麼感受陽光的溫度?我是如何透過這些感官刺激,漸漸認識這個世界成為一個「人」呢?越是思考,越覺得生命的可貴與美好(雖然老套,不過的確是這樣)。
 
吳念真在電影裡飾演了有智慧的冷凍精子,常和蛋男詹懷雲說著有哲學的話。這些深夜對談的場景讓我想到了是枝裕和的「空氣人形」。裴斗娜飾演的充氣人偶在公園遇到老人,坐在長椅上對話,聊著現代人「空空」的寂寞內心。兩部電影,都透過了非人類的超現實角色來反思「人」的根本是什麼,也一步一步地學習如何成長,成為一個真正的「人」。聽著吳念真告訴蛋男的人生課題,觀眾心裏頭應該都會獲得些什麼,開始思考自己是否算是真的「活著」。
 
電影中,林依晨與飾演媽媽的金燕玲在一場長鏡頭的戲的表演實在太驚人、演得好完美!看完不只會流下眼淚,還會想問問自己的媽媽:為何決定生下我(或者再更辛辣地問問:你會不會後悔生下我)。
 
電影的缺點,一定有的(尤其是首映會第一次用大銀幕看,細微的感官都被放大,就覺得有些戲變得尷尬)。但是瑕不掩瑜啦,有許多笑點和哭點,還是值得進電影院看看(而且畢竟北歐雪景好美)。
創作者介紹

我要成為部落客!!

majaja88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